網站标志
 聯系電話
(021)69116160
 
 

新聞資訊

聯系我們

公司名稱:上海頂信膜結構有限公司

地       址:上海市嘉定區白銀路1563号406室

電子郵箱:mtf19761123@126.com

聯系電話:(021)69116160

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
今天的人如何做建築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9-02-27 11:38:40    文字:【】【】【】浏覽 (145)
摘要:在香港發展局提供給南都周刊記者的書面采訪回複中,詳細闡述了此項計劃對于申請者的五個評選标準,分别是如何能彰顯建築的曆史價值、保育文物建築方面的建議

  在香港發展局提供給南都周刊記者的書面采訪回複中,詳細闡述了此項計劃對于申請者的五個評選标準,分别是如何能彰顯建築的曆史價值、保育文物建築方面的建議、如何使社會大衆受惠、财務可行性及組織、管理能力、相關經驗等。其中,彰顯曆史價值、對文物建築的保育兩項位于首二位。

  外界普遍存有一個疑慮:将這些年事已高的曆史建築交給非營利機構,進行社會企業的商業化運作,對曆史建築的傷害會不會很大?是否會因為人為的使用,非但沒有有效保護,反而造成更大的破壞?

  調查中發現,盡管評選結果引發一衆波瀾,但對于政府的這項舉措本身,或許是出于對曆史建築的尊重,也或者是其它因素,大多數香港人都是持支持和認可的态度。

  《亞洲周刊》特約評論員胡恩威指出,關于曆史建築的保育方法,這其實是一個很深奧很複雜的建築學問題,國際上對曆史建築的保護方法也有衆多流派,香港政府的此舉隻是衆多流派中的一種。“将老建築拿出來使用,肯定會有傷害,但總比拆了好”。

  在過去幾十年裡,香港許多老舊建築也沒有逃脫伴随經濟發展所帶來的被拆命運。由于香港老建築往往是私人所有,當家道衰落無力承擔維修費用,或者在房地産發展浪潮中地價高漲等各種因素,老建築都有可能被房地産商拆除重建成高樓大廈。這樣的例子在香港很多,比如銅鑼灣的利舞台廣場,這裡原本是利希慎家族在上世紀20年代購入利園山地皮後興建,設計以西式為主,糅合東方特色,是香港首間類似設計,也是當時唯一一間既可上演粵劇,也可放映電影的戲院。上世紀90年代,香港地價起飛,利氏家族考慮拆卸利舞台以求更大經濟效益。據說當時利氏家族曾向政府提出将利舞台作為曆史建築送給政府保管,但要以利舞台對面的一塊地作為交換。政府沒答應,利氏家族就把利舞台以4.5億港元賣給了其旗下的希慎興業,新主人将利舞台拆掉後重建了一幢三十多層高的大廈。利舞台70年的風華與滄桑,就此被埋葬。保存老建築就是要使用它

  即便是落敗者八和會館,對“活化曆史建築夥伴計劃”本身也是持贊同态度的。丁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市民,他的成長見證了香港建築近幾十年來的命運。“用商業的方法來保育這些建築物,這本身沒有問題,而且也不是新鮮事。”丁羽覺得建築的活化,怎麼利用好才是關鍵。他舉了一個在香港曆史建築保育中被“活化”得比較好的例子,香港中環的藝穗會也是個古舊建築,原來是牛奶公司用來貯藏牛奶的工廠,二十年前有人向香港政府申請此地,想在香港搞前衛且邊緣的西方藝術。當時中環沒有現在那麼發達,蘭桂坊人氣也不旺,政府覺得這個老廠子價值不大,也就給了他們用。藝穗會把房子改裝成很小的排練室、實驗劇場。二十年來發展至今,藝穗會現在成為香港的品質,與蘭桂坊相得益彰,帶旺了周邊的發展。

  香港浸會大學在此次計劃中成功中标雷生春,替浸會大學做投标書中建築改造和利用方案的是香港大學建築系副教授王維仁的工作室。王維仁認為,不同的曆史建築應當有不同的保育方法。有些建築就是應該原封不動地保存,比如說五台山佛光寺大殿、日本的法隆寺這類獨一無二的建築,從年限上來說,三五百年的房子也毫無疑問應原封不動地保存,維持原來的樣子,或者做成博物館,修複當年的原貌。但是,不是所有的曆史建築都需要原封不動地供起來,做成博物館固然好,但以香港政府的财力,不可能将隻有幾十年曆史的建築都做成博物館養着。


  “千萬不要把古迹保存泛政治化或者泛情緒化,不是所有東西都要用複古情懷來看”,王維仁認為,建築與古董是不同的,古董需要原封不動地存放在博物館裡,還要注意用合适的溫度和光線,建築卻是需要被用,尤其是近代建築,要保存它就是要用它。

  “建築保存要有真确性,國内糟糕的是作假曆史”,王維仁将他的觀點應用到了對雷生春的改造規劃上,他拒絕了保持古香古色的建議,用鋼柱加強結構、修建電梯等等這些看起來與原來建築格格不入的現代手法和材料,都會被運用到已經有70多年曆史的雷生春身上。“我們要維持建築的原真性,讓藝術作品反映那個年代的時代性。我們在現代做的建築要用現代的材料,不需要做假古董。”

  這種保護曆史建築的思路在國外已有不少人實踐。他們在修補城牆時,故意用不同的顔色來與原來牆體區别開來;雕像修複時,補紋會故意凸顯出來,反映現實的情況。

  王維仁工作室做的雷生春改造規劃,被香港發展局通過。對于八和會館或者其他落選的申請機構,王維仁反複強調的一個觀點是,他們落敗的原因,可能正是因為他們的規劃設計、社會功能設想做得不夠完美。

  “活化”在香港已經邁出了步伐,對内地來說,這個計劃複制的可能性及功效會是什麼情況?在王維仁看來,内地由于土地所有權歸政府,政府要保存古迹就簡單得多。但正是由于私有财産被保護的力度不夠,曆史建築的保育往往讓步于房地産發展。

  名氣建築藝術家方振甯的擔憂則是實施過程中的問題。“在内地,申請者可能會把一個區申報成聯合國文化遺産,可是在申報成功之前已經做成飯店、旅遊開發,實際上是以保護的名義變成一個新的旅遊觀光點,從中牟取暴利。”他認為,在實施方案之前,一定要嚴格審查是個什麼樣的單位申請到了,是不是有能力做這個,将來的計劃是怎麼一步一步做的,怎麼能提供保證,對政府作出一個承諾。另外,對每一個具體建築的保護方法應該是不一樣的。比如說,對于1933,就應當用肅穆的方式來使用它,在這裡莺歌燕舞是不合适的。

地址:上海市嘉定區白銀路1563号406室  電話:(021)69116160  傳真:(021)69116160-0133

上海頂信膜結構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浙江七米